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李 宗瑞 的 a 片,新手必看

夜深了,赵年年时不时往火堆里加柴,不给野狼偷袭的机会。

  直到天蒙蒙亮时,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骆冰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睁开眼睛,看到晨雾中有几头野猪将两人围住。

  “队长!”骆冰轻声说,用胳膊碰一下还耷拉脑袋睡觉的赵丰年。

  赵丰年刚睡下就被迫睁开眼睛,两眼通红,一看到五六头野猪向两人围攻过来,立即清醒了。

  “骆冰,怎么办?”骆冰动了一下崴伤的脚,疼痛消失,立即说:“队长,我的脚好了,拿起枪,我们慢慢站起来。

  ”“好的!”赵丰年和骆冰把枪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来。

  两把猎枪举起,对准面前的野猪,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射击。

  河道上,草丛中,六头野猪张开尖尖的长嘴,露出弯弯的獠牙。

  “队长,以小河为界,我对付河这边的,你对付河那边的,刚好每人三头。

  ”“好,听你的!”“把子弹装好,等它们再上前两米,我们就同时开枪,动作要快。

  ”“好!”骆冰知道队长失忆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骆冰面对的三头野猪一字排开。

  突然,一头野猪向她发起了进攻,猛扑过来。

  骆冰举起枪远程射击。

  砰!子弹打中野猪的脑门,野猪陡然从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头野猪毙命,另外两头看后一起向骆冰猛扑过来。

  而赵丰年面对的三头野猪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头野猪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瑞雪看到的那头野猪。

  砰砰!骆冰又连接开了两枪,冲向她的两头野猪应声而倒,枪法准到暴。

  这时,骆冰回过头来。

  她只见队长面前的三头野猪还是一动不动,双方像是如临大敌,都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瞎眼野猪身后的两头野猪失去的耐心,向赵丰年猛扑过来。

  砰!骆冰转身开了一枪,一头野猪应声倒下,另一头没事,继续冲过来。

  砰!紧接着,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赵丰年开的,但没打中,野猪冲得更猛了。

  砰!骆冰补了一枪,打中扑到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野猪中枪滚到一边。

  卧槽!老子是特种兵,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却没打中,怎么回事?这时,骆冰的枪没子弹了,夺过队长手里的枪,瞄准还站在原地的那头瞎眼野猪射击。

  砰!射程太远,没打中,瞎眼野猪闻声转身就跑,一下子就窜进密林不见了。

  而倒在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没被骆冰的猎枪子弹打死,从血泊中站起来,咬向他的手臂。

  千钧一发!赵丰年无暇思索,后退已经来不及,握紧拳头对准迎面跳上来的野猪的左眼轰去。

  嗞!眼珠迸裂,飞溅出来。

  野猪杀猪般的惨叫一声,庞大的身体嘭地一声,摔到地上。

  啪!骆冰又补了一枪,那头野猪中了两枪,挨了一拳再也起不来。

  这时,又有两头野猪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一头跳起来咬上骆冰的手臂,另一头咬上赵丰年的大腿。

  险象环生!赵丰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惨痛的选择。

  他顾不上自己的大腿,紧握的拳手轰向扑到骆冰面前的野猪,一拳将野猪打翻在地,而另一头野猪咬上了他的大腿。

  卧槽!顿时,赵丰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骆冰眼睁睁地看到野猪咬破了赵丰年的桶裤,牙齿扎进他的血肉里。

  砰!枪口顶到野猪的脑门上,骆冰又猛然开了一枪,咬赵丰年大腿的那头野猪倒到地上,彻底断气。

  这时,赵丰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额头直冒虚汗。

  “队长——”骆冰扔下枪,蹲到队长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裤,看到上面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无比!“队长,挺得住吗?”骆冰眼睛惊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没事。

  ”赵丰年一张脸痛得扭曲,牙齿咬得咯咯地响。

  这场罕见的人猪大战,野蛮而惨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鸟全被惊飞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这时,山雾散尽,早晨的太阳从树缝里透进来,在树叶上折射光芒。

  “队长,我背你回去!”骆冰把猎枪藏到树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赵丰年站起来。

  她身体负重,明显后退了两小步。

  “不行,骆冰,放我下来。

  ”骆冰咬咬牙,说:“队长,我能行。

  ”骆冰昨天崴的脚还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队长腿上受的伤,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队长的身体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感觉每迈出一步都是艰辛无比。

  突然,她脚下一滑。

  两人滚到路边的草丛中,赵丰年双手抱住骆冰,让她压到自己的身上。

  “队长,你没事吧!”赵丰年躺在地上摇摇头。

  骆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脸贴在队长的胸脯上休息几分钟。

  她听到队长的心脏“砰砰”地跳,声音跟打鼓似的。

  这时,骆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趁机把队长拿下!想到这,骆冰的脸燥热起来,开始对赵丰年下手。

  “队长,你其它地方没事吧?”呃?赵丰年看到骆冰脸颊绯红,细细娇喘,问完这句话,她贝齿轻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这是要干什么?“没事。

  ”赵年年回答。

  “我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

  ”骆冰像没听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赵丰年的身上摸索着。

  不要!赵丰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伤还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对他手,太不是时候了吧!赵丰年无力地闭上眼睛,容忍骆冰手上的疯狂。

  不行!赵丰年睁开眼,猛然抓住骆冰的手,说道:“骆冰,你,你去村里喊人来帮忙,我在这里等你。

  ”骆冰尴尬地笑了笑,说:“队长,我还是背你走吧!”说着,骆冰从赵丰年身上爬起来,在他身边蹲下,让队长爬到她的背上。

  骆冰站起来,双腿微微打颤,她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迈步。

  走出密林,赵丰年看到斜坡上有两个人在割牛草,立即喊过来帮忙。

  这两个村民,一个叫杨老松,一个叫张大山,都是三十多岁了,赵丰年小的时候他们都成年了,所以认得。

  两人也认出赵丰年,所以轮流背他下山。

  最后,张大山把赵丰年背进屋,放在他的地铺草席上。

  “两位阿叔,谢谢你们了!”“不谢,不谢!”杨老松和张大山笑着走了,救了村长一次,他以后一定会报恩的,所以两人心里都乐滋滋的。

  赵丰年发现阿妈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骆冰把他的手机找来,拨打沈瑞雪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许久,没人接听。

  “队长,你等等,我去村里叫医生来。

  ”“不用。

  ”赵丰年在等沈瑞雪回电话,她沈瑞雪就是医生,不用去叫村医。

  果然,过了一会儿,赵丰年的手机响了,是沈瑞雪打过来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贫困户家里。

  ”“快回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被野猪咬伤了!”“什么?”对方挂掉手机,但很快就听到有人跑上楼来。

  “赵丰年,你没事吧?”沈瑞雪气喘吁吁,跑进房间来焦急地问道。

  当她看到赵丰年的一条腿被血浸红了,跑进自己睡的房间拿一个药箱出来。

  骆冰看沈瑞雪为队长处理伤口,她先用酒精在伤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层白药,最后用白纱布包扎好。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这时,骆冰对沈瑞雪说:“队长我就交给你了,深山里还有五头野猪等着我请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骆冰,辛苦你了!”赵丰年苦涩地说。

  “队长,你好好养伤,我去城里一趟就回来。

  ”“好,你小心点!”沈瑞雪听到赵丰年对骆冰的满心关怀,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大号的药针出来。

  “你要干嘛?”“你被野猪咬了,我给你打一针。

  ”“不要!”赵丰年大声说,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对药针他害怕极了。

  “转过身去,把裤子脱下来。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听到赵丰年颤抖的求饶声,沈瑞雪觉得可笑,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一代野战兵王,竟然怕打针,太离谱了!沈瑞雪把赵丰年翻过身去,然后动(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手扯下他的裤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别动!”沈瑞雪一手按在赵丰年的屁股蛋上,举起药针刺下去。

  “阿妈,救我!”赵丰年一声惨叫,沈瑞雪毅然把针筒里的药水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好了,自己把裤子拉上去。

  ”沈瑞雪说着提着药箱走出赵丰年的房间。

  赵丰年翻身来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愤慨,自己还没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这不是借机耍流氓吗?等他腿伤好后,绝不会放过她。

  …骆冰在村里请到十个壮汉,每人付两百元,带领大伙上后山把五头死野猪抬出山,再一鼓作气抬到515国道岔路处,拦一辆货车运往城里。

  当骆冰把五头黑毛野猪运到香格拉大酒店门口下车,从里出走出来一个美女。

  她就是骆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闺蜜,香格拉大酒店的总经理——顾欣怡。

  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长颈,脸上画着淡妆,看上去气质妩媚又不失优雅。

  下面是一条窄裙,刚刚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线,露出来的小腿,套着肉色的薄薄丝袜,笔直而修长,曲线紧绷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货车司机和两个搬运工眼睛都看直了,这样的大美女,就算在这人口600多万的阳光市,也是少见,真是人间极品呀!就冲她这副身材和相貌,货车司机发誓也要进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给我弄来这么多的野味?”顾欣怡比骆冰大一岁,但从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让骆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来的,全部是你的了!”骆冰想一次性处理掉,所以脸上带着笑容,客气地说。

  “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顾欣怡摇摇头,俏脸露出为难之色。

  骆冰脸色一沉,说:“不要吗?”“我最多只能要两头,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场去卖。

  ”呃?要我去卖肉,你顾欣怡也不看看我骆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骆冰冷冷地说,走过去拦住货车司机,大声说:“师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货车司机一愣,他知道野猪肉的市场价,高的时候是每斤80元,最低价也是60元一斤,35元卖给他,是给他一个大便宜呀!他如果让他那几开货车的兄弟分别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买,肯定能对半赚,暴利呀!“好,我要了!”货车司机爽快地说,让几个搬运工到商店里借来一把杆秤,然后把一头野猪扛上去一称。

  “326斤。

  ”货车司机报数说。

  “师傅,你也别称了,平均一头320斤,一共是5头,1600斤,56000元。

  ”骆冰心算相当利害,上小学的时候拿过全市珠心算大赛一等奖。

  他急着把野猪处理掉,好回饮水村去照顾腿受伤的队长赵丰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给表姐顾欣怡一个下马威,看她脸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顾欣怡看骆冰当着她的面把难得买到的野猪肉贱卖,又急又气。

  她这不是跟钱过不去,而是跟她过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抢了她一个布娃娃吗,用得着气到现在吗?再说,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经报了一箭之仇,怎么还这么难以相处呢?“冰冰,你疯了,明明可以卖十万的,你要卖五万…”“我乐意,你管不着。

  ”货车司机趁两人说话,已经跟到银行取来六万块钱,把五万六递到骆冰手上,骆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进背包里。

  顾欣怡眼睛微微泛红,还想说点什么,但已经毫无意思了。

  这时,骆冰的手机响了,她看是苏静初打来的,马上拿到耳边接听。

  “骆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办事。

  ”“怎么,跟男人开房呀?”骆冰眉头一皱,骂道:“我没你那么贱,找我什么事,快说。

  ”苏静初在手机里咯吱一笑,说:“明天飞往新西亚的飞机上有一笔交易,要不要干?”骆冰看了一眼顾欣怡,走到一边去说:“飞机上交易,消息可靠吗?”“绝对可靠,是我花大价钱从他们线人内部得来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现金交易?”“是呀。

  ”骆冰沉思片刻,想到队长赵丰年有沈瑞雪照顾着,回应道:“好,干!通知乔小麦汇合,我马上到。

  ”顾欣怡看骆冰要走,走上去拦住她说:“又要走了,不进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点,别每次都错过赚钱的机会。

  ”去!谁要你给机会了?顾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说:“冰冰,别跟我较劲,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还给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见了。

  ”“不还,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男朋友,交一个我抢一个。

  ”呃?这什么人呀,还表妹呢,你抢我男朋友,我就不会抢你男朋友吗?“不跟你说了,我有事,走了。

  ”骆冰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顾欣怡瞪了一眼远去年出租车,悻悻地走进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钟后,骆冰回到家。

  坐到二楼客厅舒适的沙发里,骆冰把乔小麦和苏静初从房间里叫出来。

  乔小麦在茶几前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三人一起策划行动方案,然后在网上订机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误机。

  ”骆冰说完走下楼,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温泉池里去泡个澡。

  “骆冰,你去哪里?”乔小麦问道。

  “小麦,下来帮我搓背,这两天我累坏了。

  ”苏静初嘴角盈笑,问道:“在酒店伤到了吧?”骆冰白了苏静初一眼,说:“你就知道那事,到国外我请几个黑人弄死你。

  ”“好哇,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呢!”苏静初调皮地说。

  三人走进更衣间换泳装跳进温泉池,乔小麦问骆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骆冰白了乔小麦一眼,你就给我装清纯吧!你们两没一个好东西!三人洗澡后,开车来到到碧水庄园吃晚饭。

  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三人有说有笑,一边吃着山珍海味,一边喝着白酒,经过门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艳羡,就是惊讶。

  这三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都没有男朋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老张从柜台下边取出刘亮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张的心里有了一个注意。

  他出了学校,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绍下买了一瓶乖乖水。

  据说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两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乱,乖乖听话,男人叫干啥就干啥,还有助兴的作用,玩起来倍加刺激。

  买了药,老张就给刘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刘亮和李娇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谈。

  老张说了地址,不一会王梅就开车过来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最上边的两个纽扣松开着,刚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沟沟,两座山峰浑圆挺立。

  下边穿着齐膝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正经了许多,更多了几分端庄典雅。

  老张知道她是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的所以穿成这样,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小药瓶,心砰砰狂跳起来。

  白领丽人啊,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呢。

  王梅见老张叫自己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腿看,厌恶的皱皱眉说道:“老张,你到底有啥发现,快点说,我公司还有事呢。

  ”老张呵呵笑道:“王小姐,你别急啊,为了给你汇报这个情况,我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王梅以为老张就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老头也没多想就带着他去了一个小饭店,给点了两个菜,说道:“你吃吧,我现在不饿,吃饱了就赶紧说。

  ”“谢谢王小姐。

  ”老张说着给王梅倒了一杯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这人本来生活作风就不好,老张接二连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装玩手机,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颗纽扣都崩开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张一边吃菜一边偷看,不时的吞着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点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居然连老头都能吸引,现在这样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个信息,说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给她把办公室锁了,她决定好好逗逗这个铯老头。

  “老张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问道。

  “五十三了。

  ”老张楞了一下,如实说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机笑嘻嘻的问道。

  老张不明白王梅干嘛打听自己家里事,但想着对付刘亮还得靠这个女人就说道:“别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没小孩,现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怜的,对了,老张,你喝酒不,我给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问道,有些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张。

  老张撇了一眼她那丝袜包裹着的滚圆大腿,暗自吞口(夹逼自慰)口水,说道:“行吧,多谢王小姐了。

  ”“老板,给这边拿瓶啤酒。

  ”王梅转头叫到,老张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药瓶迅速给她的茶杯里滴了两滴。

  王梅没发现丝毫异常和老张聊起了刘亮的事情,听老张说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还没拿到什么证据,王梅有点失望,气呼呼的对老张说:“这种事你以后电话上跟我说就行了,我还以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老张有些委屈的说道:“王小姐,因为你的事情刘亮怀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脱光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少|妇,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少妇。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了,来这个给你。

  ”老张说着从裤子口袋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块递给了“大头鬼。

  ”“大头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间捏了两把有点舍不得说道:“哥,要不我不要钱了,你待会叫我也玩一下。

  ”老张眼睛一瞪:“滚,这事你要在外边乱说,小心我弄死你。

  ”老张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气的,“大头鬼”得罪不起,给老张开了一间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张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声锁了房门。

  王梅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脸蛋红扑扑的,嘴里一直喊着:“热..热..”老张冷笑一声:“热是吧,老子现在就给你降降温。

  ”老张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给脱光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3917.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5094.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5208.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2350.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1597.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326.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7883.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e.aspx?4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