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aylor st claire,新手必看

跟着李姐出来,我回到了按摩师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归,等候室里的几个按摩师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我进入这按摩店半个月,却一张单都没签下来。

  进按摩店的按摩师都是李姐亲自面试的,我手法不错,可是因为是新来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没人选的上我。

  来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钱没老公陪的妇女级别客户,她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说样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说,来这里的客人喜欢循环的叫同一个按摩师,她们管这个叫做熟客让熟客做。

  这样比较安心。

  说是这样说,宣传牌上就那么几样按摩方式,我看着都腻了。

  那客人无非就是看上了某个按摩师,在得到他之前才会选择循环在他身上送钱,这种潜规则我还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师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着空荡荡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叹一句,怎么上天总是不愿意让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为是,李姐曾经夸赞过我的技术可比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当时被其他按摩师听了都因此嫉妒了我很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成为了他们的笑柄。

  正当我百般无聊之迹。

  突然听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间传来了争吵声。

  我含糊地听到几句话。

  我都来了几次了?次次都是这么点技术活?能不能来点新意?怎么又是这个按摩师?你们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会换新?能不能给我搞点有新意的东西?不行就把这会员卡给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顾你们店了!不一会李姐跑了进来,把我叫了过去。

  我才发现撒泼的人竟是经常来我们这里按摩的一个熟客,兰姐。

  她是我们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势力大得很,几乎天天开着一辆宾利来我们这里玩,李姐把她当佛一样供着,时刻不敢怠慢。

  进门前李姐就嘱咐过我一定要好生招待这位兰姐,可千万不要招惹了她,否则大家都的吃不了兜着走。

  我表示理解,让李姐放心。

  进去后,兰姐抬头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来的按摩师?你会些什么?”我直接给她报了店里单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报了一半,兰姐就发飙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会这些,就赶紧出去!老娘来这里是寻些不一样的开心的,如果可以给我找些新玩意,我出双倍价格!”听到这里我眼前一亮,追问到:“您是说真的?”兰姐冷哼一声,“我兰姐说的话那还有假?”我听了那叫一个高兴,来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规规矩矩的方式按摩,她们都已经有了专门的按摩师,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让我大显身手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兰姐的单子,并且立刻给她安排了按摩。

  这兰姐虽然结婚几年,有权有势,身材却保持的极好,一双腿配上黑丝袜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力直让人血脉扩张。

  听说兰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经常来这里消遣,这样的女人脾气大也是正常。

  我给兰姐抹上了按摩油,刚刚下手就听见兰姐发出啊的一声叹息。

  我还以为怎么了,赶紧停下来。

  谁会知道兰姐居然连连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个人都瞬间懵了,她这两声犹如魔咒,一下子撩动起了我内心深处某种异样的感觉。

  但眼前的毕竟是客人,而且我经过专业训练,一下子就把冲动按捺了下去。

  兰姐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又恢复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语调,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错,跟这个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个按摩院里出来的把?”没想到这兰姐这么有眼力见,三两下就看出来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阵欣喜,终于被人认可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

  但我没有立刻对自己夸夸其谈,而是谦虚得道:“都是同一个院校毕业的,不过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继续下手,顺着兰姐的骨骼筋脉,展现我自创的那一套神魂颠倒按摩法。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看见兰姐微微通红的脸跟禁不住喘起来的气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来这里都没遇到你……太棒了。

  ”我轻轻地挤压兰姐的脖子,她立刻发出一声令人听了腿发软的叫声。

  我继续一路向下,揉捏着她的骨头,皮肤,到了屁股上方。

  渐渐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个节点,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乐的享受之中,兰姐长长的感叹出来。

  良久,兰姐都瘫在床上没有任何动弹。

  我洗干净了手出来,兰姐还没起来。

  不过问我道:“你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吗?刚刚看她都快达到高峰了,那叫声害得我差点毁了自己的职业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飘飘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没揭穿兰姐的谎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创的一种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兰姐趴了起来,这女人舒服的连衣服没穿好都没发现,为了不让她一会反应过来骂我不知好歹,我赶紧过去帮她拉起衣服讲她胸前一片风光挡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专属按摩师,以后我的单都给你签。

  ”兰姐兴奋的程度不亚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潜伏了半个月终于有了客人,而且还是大客,看来上天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被他遗忘的子民!终于开单了,一会要请李姐去吃顿好的才行!也让那帮看不起我的按摩师开开眼界。

  “兰姐,我叫强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边算盘却是打的咔咔响。

  这行的潜规则不少,有些地方也是乌烟瘴气,不对顾客透漏真名也是我们按摩师不成文的规定之一,说起来,倒是有些像那些艺名的意思。

  兰姐轻笑了一声,眉目之中含着满足过后特有的慵懒之色,声音比起刚开始轻柔了不少,“成吧,我记住你了,一会儿我会去跟你们的负责人安排一下。

  ”我兴奋的连连道谢,兰姐见我站在原地没动,瞟了我一眼,保养得宜的脸上溢出些许戏谑,“怎么,要在这儿看姐换衣服?还是想……”“啊?没没没,兰姐,不好意思,我这就出去。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腾的闹了个大红脸,虽然这类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是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能办了兰姐,更没有那个胆子。

  退出按摩房,我没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强子,感觉咋样啊,兰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这模样,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熟悉的尖利声音让我有些反感,说话的男人长相白嫩,叫鹿小希,顶了个当红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头牌,”按摩手法虽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纪的富婆待见。

  当然,里头的兰姐除外,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兰姐屁股后推销自己,却被她缕缕拒绝,心中的挫败是肯定实打实的,今天知道我居然进了兰姐的按摩房,不气才怪。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

  ”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你还说不定呢!”我耸耸肩,并不介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气。

  “我去,强子,你有几分本事啊,兰姐皮肤有没有红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扬着笑脸恭维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想要凑上来,想要从我嘴里套套兰姐的话。

  我早就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这么副表情,倒是让那几个按摩师觉得里面有猛料,紧忙追问着,嘴里边什么话都吐露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没有顾客的吗?赶紧回去!”李姐踩着细高跟蹬蹬的过来,见着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悦的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几个按摩师对视几眼,虽有不满,但也都纷纷退去。

  “李姐。

  ”我问了句好,对于李姐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敬重。

  毕竟刚开始也帮了我不少的忙,可现在,她脸上却是不阴不阳,有些冰冷的看着我,“强子,里头的顾客可是万万得伺候好的,你没做什么……”我心里发沉,没想到李姐居然这么看我,她话里头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该做的,毁了店里的名声,更怕兰姐那个有权势的老公找上门。

  “当然没……”“李经理。

  ”我话还没说完,兰姐就出来了,我转头一看,虽然她穿戴已经整齐,可那美目中水波潋滟,眉目含情的模样还是会让人禁不住往别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着我,可现在拿不准兰姐的意思,也不好说什么话。

  “以后我的单,都签给强子了。

  ”兰姐瞥了我一眼,又对着李姐嘱咐了一句,“对了,不要再让其他的按摩师骚扰我了,我发起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可双鬓透出来的细汗还是看得出她现在的紧张,听着兰姐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肯定的,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兰姐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纤细的手指夹了一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会找你上门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见李姐看我的眼神复杂许多,显然意外至极。

  送走兰姐,我也长呼了一口气,和这种漂亮又厉害的女人相处,其实也没有那么舒服。

  “李秋兰……”我默念着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烫金的宏实地产四个大字尤为扎眼,我正反复研究着,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带着浓烈的薰衣草香。

  “强子,姐劝你一句话。

  ”李姐目光复杂深邃,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干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当然记得,最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耳提面命的要求过,三不准。

  

之前窥探的时候,看的特别清晰,但是现在被睡衣给遮掩着,若隐若现,不过却格外的香艳动人。

  他一边揉着秦玉莲的脚踝,目光却一直盯着她的胸口窥探。

  “阿姨,说实话,你这身材保养的可真好,皮肤也很水嫩呢。

  ”秦玉莲突然听到准女婿如此夸赞,俏脸有些滚烫。

  “瞧你油嘴滑舌的哟。

  ”“我说的是真心话,瞧瞧你皮肤多水嫩呀,跟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样,红润的小嘴巴,高耸的小鼻梁,真的是好看呢。

  ”“好讨厌哦,这小嘴说的可真好听。

  ”秦玉莲被说的羞涩不已,笑着伸出手拍了下张成的肩膀。

  张成继续按了一阵,“还疼不?”“不疼了……”秦玉莲感觉脚崴被推拿了一阵,好多了。

  “行,那你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

  ”张成有些不舍的松开手。

  晚上,张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秦玉莲那性感妖娆的身姿,如此一个绝品性感尤物,竟得不到滋润,真的是可惜啊。

  既然她对自己有意思,那一定要把握好机会,趁着她出差间隙,弄到这个成熟风韵的美少妇。

  次日,清晨。

  张成被喊醒,睁开眼,就看见秦玉莲站在床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衫,胸口扣子没系上,绝美的上围,露出半边,把衬衫撑得鼓鼓囊囊的。

  下面搭配的是一条黑色的短皮裤,修长的大美腿,露在外面。

  张成年轻气盛,早上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秦玉莲的时候,直接就爆了!他对秦玉莲的念头,是越来越强烈了。

  他在等,等一个完全将她吃了的机会!终于机会来了。

  傍晚吃完饭,秦玉莲从厨房洗老碗筷出来,在沙发边挨着张成坐下,俏脸一阵绯红,对视一眼,别有一番滋味。

  张成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秦玉莲抢先。

  “张成,有个事儿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实在是有点难以启齿,但现在我只能找你帮我了。

  ”张成见秦玉莲说完,俏脸羞涩,一片红润,心底不由得激动起来,寻思着准丈母娘这是打算跟自己来直接的?他点了点头,“阿姨,您说。

  ”秦玉莲撩拨了下发丝,咬了咬贝齿。

  “我最近那儿有点不舒服,吃药也治疗不好,您大学不是学中医的吗?所以想请你帮我看看。

  ”张成听后,刚开始还有点失望,本想着来直接的呢,可转念一想,这不更好吗?要是发展太快,或许还有反作用。

  他点了点头,“阿姨,这事儿您应该早点跟我说啊。

  大学我还选修了妇科呢!我现在就给你检查。

  ”“呃……去我房间?”“就在这沙发上吧,也有扶手,方便。

  ”“哦。

  ”秦玉莲明显有些紧张,双手不自然的抓住了短裙的边角。

  “阿姨,你不要那么紧张,现在我们只是医生跟病人的关系。

  ”张成一本正经,说完,指着她的裙摆,“脱下来吧,我帮你看看。

  ”“不用脱了吧……我穿的短裙呢”秦玉莲很难为情,脸涨红的厉害。

  ”“也行吧。

  ”张成先忍着。

  秦玉莲捏着短裙就躺了下去,在张成的指导下,将美臀枕在了沙发枕上,半个身子倾斜下去。

  “阿姨,你不要紧张啊,我好好给您检查。

  ”秦玉莲嗯了声,缓缓闭上了眼眸。

  “我要开始检查了噢。

  ”秦玉莲轻轻点了点头,美眸紧闭,嫩手攒在了一起。

  张成掀开短裙,看见里面穿着一条丁字裤,眼睛都看直了。

  他伸出手轻轻一扯,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女友甜甜长得跟她妈很像,但是这儿却完成不同。

  张成看的鼻血喷溅,猛吸了几口热气,慢慢的把手伸了过去。

  刚一触碰,秦玉莲的身子猛地一颤,发出一阵娇呼,随即伸出手捂着小嘴巴。

  张成此时已经邪火上头,哪管这些,直接用手覆在上面,轻轻的抚摸。

  “真的是太美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极品!”“你说什么?”“没什么……”张成猛然回神,“阿姨,你别着急,我正在给你检查,得慢慢来。

  ”“噢。

  ”一阵探索后。

  秦玉莲问:‘张成,检查出来了吗?是什么病啊?’“我还得仔细看看,”说完,张成动作更大了,直接扒开了(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雪白大腿。

  “阿姨,你生甜甜的时候,是不是剖腹产啊?”“没啊,那个时候住在农村,哪里有剖腹产啊,只是在那里动了刀子……”秦玉莲说完,思想也放松了不少:“看来你还有点真功夫呀!”张成苦笑了声,松开了手,他有点不敢继续观摩下去,怕自己把持不住,他决定实施下一个计划。

  “大问题没有,只是有一点炎症感染,以后注意点卫生就好,阿姨,我能理解你的需求,但是也要收敛一点哦,不要什么东西都用。

  ”张成胆子肥了,说的很直白。

  秦玉莲被说的耳根子红成一片,羞躁不已。

  这准女婿难道知道自己那个了?秦玉莲缓缓睁开眼眸,有点小失落,坐起身,捏起黑色小丁字裤,说去卫生间清洗一下。

  张成盯着她进了卫生间,那性感的背影,脑子还没从方才的检查中回神呢。

  一团邪火压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控制不住,突然注意到了阳台外面,一件红色的小衣,挂在衣架上。

  这正是秦玉莲的。

  他赶紧小跑过去,将它取了下来,然后回了女友的房间,感觉自己都要炸裂开了。

  裤子刚褪,突然门被推开,秦玉莲竟站在门口。

  张成慌张的将小衣丢在了一边。

  “阿姨,你,你怎么来了?”秦玉莲也有点惊慌,犹豫了十几秒的时间,最后还是走了进来,问:“张成,你刚才在干什么呢?刚才我打算去拿换的小衣,发现不见了,没想到是你拿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甜甜刚走,你就……”张成故作懊悔与羞愧的姿态。

  正在张成以为秦玉莲会责备自己的时候,她竟然慢慢坐在了床边,眼神勾着他的下方,喉咙处吞咽了两下。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怎么能用我的……”秦玉莲的声音很轻,似乎并无责怪。

  “阿姨,对不起啊,刚才我帮你检查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住了。

  ”张成装着委屈,道。

  “可我是你的……”“我知道。

  ”张成深深叹息了声,低着头。

  “阿姨,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平日跟甜甜,一个月也行房不了两次,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尤其是那儿,比甜甜保养的还好……”秦玉莲眨巴着美眸,竟被说心动了,眼神中满是怜爱。

  张成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自己主动,占据先机。

  他直接捏起了秦玉莲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阿姨,你能帮我一下吗?我真的好难受……”秦玉莲很为难,但手却没松开的意思,即便心底很想,很想要,但脸色却极力的压制着渴望。

  张成捏着她的手动了两下,细腻光滑的手,爽死了。

  秦玉莲微微低下了眼帘,低声说:“你放开,我来吧。

  ”这一句回答,让张成激动不已,暗喜她现在入了自己的魔道了。

  张成把手伸了过去,一把将秦玉莲搂在了怀里,秦玉莲顺势靠在了他的胸膛,他低头凑到她白皙的脖颈处,一股曼妙的香味钻入鼻中。

  “真是羞死人了哟,哪有人给女儿男朋友做这种事儿了,张成,只能这一次啊……”秦玉莲纠结道。

  张成点了点头。

  很快就敞开了,另外一只手放在了秦玉莲雪白大腿上,开始摸起来。

  秦玉莲也扣开了他的拉链,触碰的一刹那,惊愕道:“这也太吓人了,甜甜能受得了吗?”说完,她犹豫了片刻,竟然主动的翻了个身子,调整了下姿势。

  猛吞了口口水,掀开自己的裙摆,刚才检查的时候,小裤已经脱了。

  她背对着张成,翘臀微微抬起,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咔嚓!一声清脆的开门声响了起来,张成一下就清醒起来,急忙找裤子穿。

  秦玉莲还痴痴的趴在床上,不知道张成已经慌做一团了。

  “阿姨,好像有人回来了!”听见张成说有人回来了,秦玉莲一下就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成在房间里的动作太大了,孟甜听见房间里有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家里进贼了。

  “张成!妈!”孟甜在外面叫着,半天没有回应。

  张成一听这个声音,知道是孟甜回来了,可是孟甜不是出差去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张成慌张的找不到衣服在哪,而此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孟甜走到房间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推开了房门……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孟甜蹑手蹑脚的进来了,结果看见张成和秦玉莲在一起,便问道:“妈,张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此时张成正光着膀子帮秦玉莲摁脚,秦玉莲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只穿了一件文胸便用被子盖住了。

  “孟甜,那个阿姨她刚才摔倒了,脚扭了,我帮他按两下!”张成不敢正眼看孟甜。

  孟甜看了一眼周围,她妈妈的衣服散落的到处都是,还有张成竟然光着膀子在那,还有那床单湿漉漉的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张成,你怎么光着膀子呀!”孟甜死死的盯着张成问道。

  张成一下答不出话来,秦玉莲见状,便说道:“小甜,是妈妈刚才去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张成把妈妈抱进来的,他的衣服都是水,就先脱了!”“妈,你的脚没事吧?”孟甜走上前去,想要看下母亲的脚怎么样,她发现母亲里面连小裤都没有穿,那岂不是张成什么都看到了!“没事,张成给我摁了两下,现在好多了!”孟甜盯着张成,眼神里似乎在告诉张成,自己什么都明白,张成没有看孟甜,专心的摁着脚。

  “小甜,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出差去了吗?”秦玉莲问道。

  “哦,公司临时发的通知,出差取消了,我就退了机票,本来想着这么晚了,你们都睡了,就自己回来了。

  ”“这样呀,那张成我这脚差不多了,你快去照顾小甜吧,她这来回折腾肯定很累了!”张成听见以后,起身搂住孟甜说道:“甜甜,肯定累了吧,回去我给你放松放松!”秦玉莲这个时候希望张成赶紧把孟甜带出去,要是在待下去,肯定是要穿帮的。

  “甜甜,咱们走吧,让阿姨好好休息。

  ”张成搂着孟甜往外面走。

  孟甜踉踉跄跄的被张成给拉了出去,说道:“妈,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看着张成和孟甜的身影走出了房间,秦玉莲的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张成,你老拉着我干嘛!”“甜甜,我还没说你呢,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一个人半夜坐车多危险呀!”“我不用你管!”说完,孟甜就生气的往房间里走去。

  张成紧跟着进去,说道:“甜甜,你怎么还生气了,不生气了好不好!”“我问你,张成,你跟我妈刚才到底在干什么?”“不是都说了吗?阿姨摔倒把脚给崴了,我帮她按摩一下,你知道的我是学中医推拿的!”“我不信,我刚一进去,我就闻到了空气里面有那个的味道!”“什么味道?”“就是那个的味道,你肯定和我妈那个了!”“甜甜,你瞎想什么呀,那是你妈,我未来的丈母娘,我是那样的人吗?”孟甜坐在床脚,低着头在那里哭着,张成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她,说道:“甜甜,我发誓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否则天打雷……”孟甜猛地一下转过头来,吻住了张成,没有让张成把话说完。

  张成把孟甜一下搂进了怀里,缓缓的放到床上,刚才和秦玉莲没有做完,现在可以在孟甜的身上继续了。

  不一会,房间里就响起了孟甜的嘤咛声,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5272.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1105.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6687.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3583.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6325.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6658.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4227.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d.aspx?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