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x top 1,新手必看

  追忆似水年华,好像在快速翻阅一本关于自己的画册,那个十八岁的自己,哭着笑着闹着,认真过、任性过、甜蜜过;校园教室少年,考卷阳光微风,黑板老师书堆,一幕幕场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顶着一头短发在欢笑,笑声飘荡在我十八岁的天空,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岁的我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丢进回忆的长河里。

  十八岁的容颜被定格在一张张发黄的照片里,那个短发爱笑的懵懂少女;关于十八岁那年我所经历的很多事,却慢慢模糊在了记忆里,只能通过老旧的记事本想起一二。

    还有一些事,是不用记在记事本里也会被深深的刻在你脑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岁,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学校,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经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了。

  毫无征兆的爸妈就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冲着爸爸就吼了起来,具体吼了什么我也忘记了,我只清楚的记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见了爸爸眼角的泪水。

    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我看着妈妈焦急的跑过去摇爸爸,而我却头也没回的走出家门,坐上了返回学校的车,想起爸爸眼角的泪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岁的生日,本该周五下课就回家的我,却留在了学校。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踏进家门?不知道回到家看见爸爸要说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回家了,心里五味杂成。

  就在这时,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现在我都记得短信的内容——对不起,是爸爸错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水。

     我永远也忘不了爸爸的泪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也是最后一次看见;  那一年,我十八岁,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树上的人,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妈训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要永远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听他们唠叨,想象自己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看着他们着急的找,想象着自己永远离开,让他们难过后悔;可能因为恐惧吧,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那一年,我十八岁,却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妈妈。

    到现在依然记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妈妈也没问来由,就对我一通批评。

  我生气极了,心想反正也没人关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脸。

  妈妈看到后一句话都没说,我却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之后很多天妈妈都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

  后来我看到过妈妈很多次掉眼泪,但是都没有像那次一样刺痛我的心,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岁,很多事都已经模糊在了回忆里,但我却清晰的记得爸爸眼角的泪和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

  爸爸妈妈请原谅我年少不懂事,或许你们早已忘记了这些事,可是它们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里。

    对不起,爸爸,我该跑过去扶起您,我该主动和您道歉;对不起,妈妈,我应该更早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会再像十八岁时那样倔强任性了。

  看着你们慢慢老去的脸,我祈求时光能温柔对待你们,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孝顺陪伴你们,你们陪我长大,我伴你们变老;   家里人都在劝你去大城市里发展,那里机会多待遇好,在这种观念的熏陶下(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我很听话,努力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故土,奔向另一处陌生的土地,这种飞跃的过程很刺激,甚至引以为傲,尤其在面对家乡的人们问起的时候。

  可是当把陌生变得熟悉,新鲜变得寻常,自豪感随之渐淡,便不由自主怀想故土的样子,不是说家乡的变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与刻在脑子里的记忆。

    我尽力的控制我成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无处宣泄,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这么包容,包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驱壳和灵魂,迟早会变成其中之一,还有就是,我也会抱愧山河。

    以前总觉得陌生的地方才会让人有安全感,没有熟人之间不顾彼此的算计,和相处时理和行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间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视一笑以表寒暄,认识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只有家乡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在熟悉中体味到安全感的地方,这里不是所谓的远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来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朴,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趾高气昂,不颐指气使,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或者记录,人与人间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压力。

    总有一天,我会觉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我颠簸的有些恶心,也总有一天我会尝试着逃避,可是到那时再回到故乡时,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寻常,还是一种作为故人,熟悉与陌生交汇的复杂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阵子,迟早是会离开,毕竟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

  

“教练你好厉害,你这么说我就觉得简单多了,我也来试一下!”老王被她夸得飘飘欲仙,正想回话,不料黄琴冷不丁打开车门,做势要下车。

  黄琴的屁股一起来,老王顿时就要暴露了。

  他吓得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捂住,黄琴却在此时回头道:“教练,你坐回去副驾驶坐吧,我自己来开下试试……”老王被她这一举动吓得差点没痿了,他慌忙伸手捂住身下,可心里已经哀呼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啪的一声,路边的一杆路灯忽然烧毁。

  这条路是老王特意选的比较偏僻的马路,从刚才练车到现在,都没有一辆车经过,这里的路灯也基本都快了,整条公路只剩两三盏灯,还隔得挺远,所以这灯一灭,眼前的视线一下子全暗了下来。

  黄琴吓得立马掩头惊叫,周围一片黑暗,哪还看得清老王干了什么。

  老王狠狠松了一口气,赶紧趁着黑暗整理好自己的裤门,刚拉上拉链,黄琴就摸黑串进车子里,一屁股坐在他腿上。

  “教……教练,你快开下车灯!“黄琴好像很怕黑,她吓得紧紧抱住老王,芊芊玉手揽在他的脖子上,那对挺傲的玉峰紧紧贴着老王的身体。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砸懵了,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若是按他平时的习性,他肯定顺水推舟一把将美人抱住,但此时,他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就听了黄琴的话,将车灯打开了。

  啪——车灯一开,老王就后悔了,暗骂自己傻,这灯开了,美人哪里还会投怀送抱?果然,有了光之后,黄琴很快镇定下来了,镇定下来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刚才居然抱住了教练,一瞬间面红耳赤,腾一下打开车门从老王身上下来,羞得头都低下来了。

  老王气的想扇自己一巴掌,可还没等他后悔,只听黄琴又尖叫了一声,她忽然捂住双眼转过身去,背对着老王又气又恼道:“教练,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龌蹉!“老王被她骂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刚才也没做什么越矩的事啊?他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的裤门,这一看不得了,他的裤门没拉好!老王简直欲哭无泪,刚才摸黑也没注意,那裤门的拉链被他的内裤卡主了,此时裤门那鼓鼓的,那一半没拉上的地方,内裤都被顶出来了……“黄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正当理由。

  黄琴气的一把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赶紧开车追了上去,他摇下车窗将车开到黄琴旁边,也顾不上替自己解释了,只能苦口婆心劝黄琴先上车。

  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丢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之前黄琴不是对老王的行为没有察觉,而是老王表现得太过一本正经,让她以为这都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好意思点破。

  特别是刚才在减速带那,她分明察觉到老王顶了她几下,她当时心想两人都隔着裤子,所以摩擦到也没什么,可这会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没拉裤门,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可想起那个动作,还是羞耻到极点,哪里还不明白他的龌蹉行为?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

  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

  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高耸的玉峰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

  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

  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

  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鸿沟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刘玲玲点头说:“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

  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

  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

  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

林深看着王海,什么时候走,马上了。

  成年女子vs男孩一丝丝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开来,空气在尴尬中凝滞……是来福,可能是门没锁紧,小崽子背着他偷跑出来。

  「侍奉我为主人什么的,第二真祖什么的,这应该都只是开玩笑的吧...」辰枫摇了摇头,按捺住了心中想要拿出那封信再次阅览的冲动,一边通过马路一边自言自语。

  他的舌头灵活地在花缝搅动在心里骂了她千遍万遍,却还是希望,她是因为乐不思蜀而忘记联系我,而不是因为过得不快乐但又不想假装。

  吴优走到江轮面前,虽然江轮比吴优壮实但是他足足比吴优矮了五公分。

  在林若准备露出奇怪表情的时候,安仪芯插了进来。

  女孩也及其配合的,进行了回答。

  成年女子vs男孩看着从里面走出的少女,我愣了一下。

  家主!那个人杀了我们徐家大半护卫!暗卫几乎全灭!还有所有长老!长老会向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家主——我自然知道她是在询问我徐仕波有没有问题。

  秦成咬着牙说道,可是刚一推开解向阳,身子就不受控制的歪倒下去,解向阳马上扶住了秦成。

  成年女子vs男孩客服:单天十元,一个月三百。

  POD为了纠正Z1的想法而辩解自己的语言。

  虽然心中对这名前辈的某些教育方针不敢苟同,但是杨小玉还是虚心的对着前辈这么回答道。

  我问陈俊:怎么了?陈俊脸色难看的说道:他们请了两个校队的外援,我大吃一惊,说道:他们还能这样操作?,外联部的小胖子说道:没办法,他们脸皮厚,毕竟是娱乐性质的比赛,也没有定制什么制度去制约这种事情!咿呀!!!!!小姑娘突然脸一红,大叫一声,捂着脸就跑回便利店里的房间中。

  不然以后哪一天突然就把我坑了我得怪谁去?夏父笑了笑,慈祥地拍拍我的肩膀。

  渡边开始一脸兴奋地鼓舞着我,我只是听着,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触。

  他的舌头灵活地在花缝搅动怎、怎么可能!张一灿硬着头皮上了,随后他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当然咯!奎兹酱这种身份超萌的不是吗!成年女子v(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s男孩养父母把时倾从福利院带回了家,然后对小小的时倾说,从此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那是?那是什么?嗐,还不是看他俩在那边玩的乐此不疲,想上去插一脚,就是不满意林天没跟自己玩儿。

  那个仟仟!虽然长的一样……但……她不是我的仟仟!滚回去我怀疑我听错了,因为她的声音很小,说的也有些模糊白芷闭上眼睛,靠在座背上。

  哦,刚才忘了给你说我的地址了,你还没出门呢吧。

  「明明是学长你先动手扯我领子的好吧!」我走向了前者,而艺均选择了后者。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5693.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457.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2222.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2709.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3379.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6881.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4467.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c.aspx?5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