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のぞき 彼女,新手必看

嫂子是大学生,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纤瘦的身段,前突后翘的,还有双大长腿。

  三个月前,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

  现在听着这个声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转身进了西屋。

  听到脚步声,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黑娃,是不是你回来了?”“嫂子,黑娃回来喽。

  ”我到了尾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我叫陈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农村人都起小名,说是好养。

  “黑娃,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

  ”嫂子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有些晃动,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

  “帮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枣子,然后撩开裙子,脸色发红的说道,“帮我放进去。

  ”“放哪里去?”“你这个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俩性故事)摔伤了脑子,大哥没少为我奔波,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

  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根本没有男女之别,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脑子清醒了。

  我想告诉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毕竟告诉嫂子以后,谁还帮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具体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给王老爷子弄得,泡三个月枣子,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泡枣?”我呆呆的问。

  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白鹿原》,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叫阴枣,是大补之物,听说可以滋阴壮阳,延年益寿。

  王老爷子是王大山,这老东西半截身子都进土了,还信这玩意?“黑娃,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帮帮嫂子,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乱捣鼓弄得疼。

  ”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把裙子撩的更开了。

  我看着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窜。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气十足的说。

  嫂子有些不耐烦,自己把粉腿张开,然后说道,“黑娃,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

  ”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嫂子脸色发红,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抓着枣子,对准位置放了进去。

  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瞪着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侧过头,不满的瞪着我。

  “嫂子,怎么你没有这个?”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

  “黑娃,这些不重要,你快点放枣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飘忽,呼吸有点乱,“这个姿势有点累。

  ”我点点头,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让她满头大汗。

  “黑娃乖,还有两颗大的呢。

  ”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

  “晓得啦!”我拉开嫂子的小手,一手扶着那里,一手放枣子。

  嫂子颤抖了几下,呼吸更乱了,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

  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进去。

  “啊……黑娃,你别乱动啊,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

  ”嫂子脸红如火,扭得更厉害了。

  “嫂子,放不进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没乱动了,认真的往里面放,接连几下都失败了。

  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又干巴巴的,没法放进去。

  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头,你等一下哦。

  ”嫂子让我把手拿开,然后出房间等一会,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嫂子喊我进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着粗气,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但看错了位置,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边了。

  我感觉很难受,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险些没忍住。

  嫂子脸色一红,手赶紧拿开,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脸色不仅发红,而且也不多话,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

  有了油样的东西,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黑娃,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听到没?”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

  我点点头,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厕所,下面难受。

  ”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发现了,得赶紧去缓解尴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来洗澡。

  ”嫂子走了过来,撩开了蚊帐。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觉觉。

  ”我故意打个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边,抓着我的胳膊摇晃。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磨蹭着爬了起来。

  我坐起之后,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

  发现有了反应,她眼神很复杂,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

  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也说不上来,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着我下了床,发现沙滩裤有泥巴,两眼一瞪,气呼呼的看着我。

  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气越来越大,打架就会伤人。

  “摔了。

  ”我摇头说。

  “摔着没?让嫂子看看。

  ”嫂子脸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着我,确定没受伤,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没改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的照顾我。

  “咋个摔的?”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偷桃子,给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说。

  “傻黑娃,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钱买,不准偷别人的,更不准爬树,听到没?”嫂子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我会受伤似的。

  “晓得啦!”我感动的差点哭了。

  嫂子对我,真是没话说。

  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好想告诉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

  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当一个快乐的“傻子”。

  嫂子这样漂亮,我又从没碰过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

  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我没法拒绝,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给你搓背。

  嫂子要泡枣子了,你就帮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

  “嗯!”我用力点头。

  “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

  ”嫂子在我耳边说道。

  少妇幽香扑鼻而入,我小腹发热,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

  嫂子当然看到了,但不去说破,也不理会,就和往常洗澡一样,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窝,胸前,小腹……涂到那儿的时候,嫂子有意的绕开了,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

  嫂子斜着身子,领口敞开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个不停,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但障碍横在中间,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

  她丢下毛巾,叹了一口气道,“黑娃,你也长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吓了一跳,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无奈的笑道,“傻黑娃,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我低着头,脸色通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碰到了那上头,温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颤抖。

  嫂子也意识过来,脸色一红,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没放手,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虽然人傻,但本钱倒是不小。

  ”我脸色难看,嫂子问我怎么了,我犹犹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难受。

  ”嫂子手掌轻轻动,时紧时松,她脸色带着一丝羞红,望着我问道,“黑娃,这样会好些吗?”“嫂子,好难受啊!”我不停的颤动了起来,感觉快要来了。

  嫂子这个时候停下动作,递给我一条毛巾把身上擦干净,待会穿衣服去吃饭。

  我一脸悲哀,这都快出来了,她怎么就罢手了呢,我拉着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头,温柔的说道,“忍一忍,一会就好了,你太早接触这些对身体不好。

  ”我无力反驳,我对嫂子而言是个傻子,不可能去争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说,让嫂子去他家果园帮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说道。

  “有钱钱没?”我傻乎乎的问。

  我感觉王大山这老家伙没安好心,陈家和王家没半毛钱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万给嫂子,不要钱,偏要嫂子帮他泡枣子,还让嫂子去他家的果园干活儿,肯定有阴谋。

  “当然有啊!一个月三百块,中午在王家吃饭。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净的衣服帮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帮他们家干活!”我突然紧紧的抱着嫂子,表现出傻子应有的憨态。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没饭吃。

  ”我没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只能找个最烂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别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个畜生都对嫂子不怀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园干活儿,中午还在王家吃饭,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这家伙长得牛高马大的,他要是对嫂子用强,嫂子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嫂子对我这样好,我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点,给你留一份,你中午热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来了,又陪你吃饭。

  ”嫂子还是在安慰我。

  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着嫂子,一点都不松手。

  嫂子开始还挣扎一下,但最后挣扎不开也就放弃了,逐渐的,在我怀里,她感觉到了一些男人的气息,那是她半年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可能是下面还放着枣子的缘故吧,嫂子的火特别容易窜上来,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差点没控制住,现在被我一折腾,芳心大乱,脸蛋红通通的。

  “黑娃,你放开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确实难受,毕竟我那儿还没消停,碰着她心里越发的空虚了。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

  嫂子已经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行阻止,只能另想办法,暗中保护嫂子。

  一起吃完午饭,我上床睡午觉了。

  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出门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厉害,去她房间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没找到,发现在枕头下面一块红色的三角底裤,眼熟的厉害。

  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给她放枣子的时候看到了,就是这一件无疑了,怎么现在换下来了?我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中间满是干涸的痕迹,凑到鼻子前闻闻,一股说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时候自己折腾了一次?自从知道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之后,我竟然有了一个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这又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毕竟嫂子对我那么好,我对她做那种事,简直猪狗不如。

  就在这种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暧昧还在持续。

  嫂子帮王大山家泡阴枣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往下面放枣子容易,取枣子难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枣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枣子早就运动到深处去了,她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取的出来。

  所以她一脸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锁好门窗,撩开裙子说道,“黑娃,快帮嫂子把枣子取出来,太难受了。

  ”看着嫂子收着双腿,看得出来已经起反应了,想必之前已经努力过很久了,三颗枣子还剩两颗出不来。

  我蹲了下去,低头看着。

  之前卡在边上的那颗枣子已经取出来了,现场一片狼藉,难怪之前叫得那样凶,这反应很强烈啊。

  “黑娃,碰着枣子了就取出来,知道不?”嫂子主动分开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样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凭着直觉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没什么经验,折腾几次都没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颤抖着,呼吸大乱,胸前剧烈的起伏着,香汗淋漓,嘴里声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可以着力的点,把枣子取了出来。

  看着泡好的枣子,我也正好饿了,没多想就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吐了枣核,咕噜一声咽了。

  味道有点怪,女人味儿很浓,直冲鼻子。

  嫂子正在劲头上,压根没管我,还不知道我吃了枣子。

  我又伸了进去,继续寻找第三颗枣子。

  麻烦来了,我手不够长,指尖能碰着枣子,却没法抓住它,取不出来。

  “黑娃,快点!”嫂子的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动了起来,媚眼如丝的叫唤着。

  我分不清嫂子现在是想让我取枣,还是要身体上的愉悦,但我明白,这枣子不取出来我也没法子,索性我就为嫂子服务一次。

  我望着嫂子,这可是我最温柔的嫂子呀,我深吸一口气,想着吃枣子的样子,凑了上去。

  “别!黑娃,别这样!不行的……”嫂子突然抱着我的头,言语中有些推脱的意思,可是手上并没有把我推开。

  我赶紧把枣子取出,里头还有别的东西也跟着出来,躲闪不及。

  我在脸上抹了一把,满手都是,跟涂了面膜似的。

  嫂子劲儿过去了,脸红如火,尖叫而起,仓皇之下,抓起小裤当毛巾,手忙脚乱的帮我擦拭,“傻黑娃,你干嘛不躲啊?”我看得出来,嫂子很紧张, 又带有一些羞涩,让我心里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我想娶她,代替大哥好好照顾好她,毕竟这么好的女人,可遇不可求。

  “嫂子,枣子三颗,全出来了。

  ”我把两颗枣子给了嫂子。

  嫂子愣了一下,又发现地上有颗枣核,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有些无奈的问道,“黑娃,这个枣子好吃不?”“好吃。

  ”我傻傻的点头。

  “王家每天只要俩枣子,我泡三颗,多一颗都给你吃吧,要是这东西能让你变聪明,那也谢天谢地了。

  ”嫂子温柔的抚着我的短发。

  

我恍然一笑,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一上来就盯着我看,还以为被她发现什么了呢,吓了我一大跳。

  /呵呵,过奖了,杨小姐你好,我叫胡建国。

  /说着我腾出手来,在衣服上擦了擦,随后伸了出去。

  杨宁宁一愣,随后也反应过来,也伸出手来。

  我笑着握了握杨宁宁的手指,随后一沾即离,虽然很短暂,不过也能感觉到手中残留的滑嫩感觉。

  /呵呵,胡师傅,你好绅士啊。

  /杨宁宁微微一笑开口到,语气略微有些惊讶,显然我的一系列动作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我心里嘿嘿一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刚刚我故意将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握手也是标准的和女士握手,只握手指,而且一沾即离。

  这样一来,给人留下一个绅士的印象,这些小套路我都用烂了,不过对付小姑娘还是屡试不爽啊。

  /杨小姐说笑了,我就是一个粗人。

  /我又是开口谦虚到。

  /胡师傅客气了,现在能像你这样有礼貌的人可是很少见了啊,而且你技术还这么厉害,丽雅可真是找到个宝了啊。

  /果然,从杨宁宁的话可以听出,她对我的印象已经是非常好了。

  我笑了笑没有接话,不过心里也是得意起来。

  /呵呵,你们两个还真是谈得来啊,那就好了,看来我是白白担心了一场呢。

  /我正得意,王丽雅却突然开口了,而且我听她的语气里,怎么还带着一股子酸味呢。

  转头一看,此时王丽雅正盯着我,眼神仿佛要吃了我似的。

  我心头一跳,这眼神和这语气…这小妖精,难道是看我和杨宁宁的互动,吃醋了?这样一想,我心里又是兴奋起来,她既然吃醋说明她还是在意我的,那以后…/是啊,我和胡师傅还真是聊得来,正好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胡师傅呢。

  /“唉,要不然这样吧丽雅,明天你给胡师傅放一天假,我请他去我家帮我看看情况呗。

  ”杨宁宁听到王丽雅的话也是笑了笑,她并不知道我和王丽雅的事情,所以自然也听不出来王丽雅话里的意思。

  听到这话,王丽雅脸上保持着微笑,不过那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我,我甚至感觉到脸上有些火辣了。

  我心里猛的一哆嗦,这小妖精的醋意也太强了吧…看着杨宁宁期待的表情,再偷偷瞄了下王丽雅,我心里也是暗暗叫苦。

  这杨宁宁也是个极品啊,要是能和她也勾搭上岂不是美滋滋,但是现在看王丽雅这个样子,要是我真答应杨宁宁的话,那我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唉,到手的鸭子不能飞了,先把王丽雅搞定再说。

  这般想着,我脸上也是装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说到:“杨小姐,这可不行,我和小雅已经签了合同的,要在规定的工期里完成,不然是要违约的。

  ”说完这话,我偷偷瞄了一眼王丽雅,看到她的眼神恢复了正常,才松了口气,还好我机智啊。

  王丽雅也是微微一笑开口说到:“宁宁啊,胡师傅也有难处,要不你有什么问题就现在问吧。

  ”我心里一乐,看来王丽雅也是怕我去了杨宁宁家里,搞出什么事情来。

  虽说她们两个是从小长大的好闺蜜,但是看来还是存在竞争的啊…我和王丽雅两人都这样说了,那杨宁宁也是无奈的很,赌气的说到。

  “哼,丽雅,我看你就是不舍得和我分享胡师傅这个宝贝吧。

  ”“还有胡师傅,你小雅小雅的,叫的这么亲切,对我就是杨小姐,你们两个不会是串通起来欺负我的吧!”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杨宁宁这话虽然是赌气随意说的,不过在我和王丽雅听来那可是如遭雷击啊。

  我干笑了两声没有作声,而王丽雅也是脸色一变,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犹豫了一下,王丽雅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到:“哎呀宁宁,你说什么呢,我们两个能串通什么啊,刚刚都是和你闹着玩儿的。

  ”“胡师傅,你也别欺负宁宁了,她可是我的好姐妹,你明天就去她家里帮她看看情况吧,到时候在工期里加一天就是了,你看怎么样?”王丽雅说完又是转过头来看向我,一边说着,一边悄悄使劲的对着我使眼色。

  我心里一笑,微微点头,瞬间就懂了她的意思。

  王丽雅她做贼心虚,担心被杨宁宁看出来什么,现在估计只想着快点打发她离开。

  只有我答应了,才能打发杨宁宁走,这当然正合我意了。

  于是我装模作样的说到:“既然小雅你都这样说了…好吧,那我明天就去杨小姐家里看看吧。

  ”“不过先说好了啊,到时候可得加一天工期的。

  ”我假装害怕耽误工期的样子,让王丽雅也是偷偷一笑,不过还是配合着我说到:“没问题。

  ”杨宁宁听到这话,脸上的不悦瞬间消失,高兴的抱住王丽雅大声到:“哈哈,丽雅,还是你好啊,谢谢你啦,下次请你吃饭。

  ”接着又是转头对着我说到:“那就麻烦胡师傅你咯,明天早上九点,我在家里等你哦。

  ”这话说得这么有歧义,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让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笑着点了点头。

  王丽雅脸色也是有些不太自然,又是狠狠的刮了我一眼,仿佛在警告我什么似的。

  我苦笑着摇摇头,这些小姑娘啊,还真不好对付呢。

  不过这杨宁宁的性格倒是挺招人喜欢,经过刚刚这一会儿的接触,我也算是初步了解了一些。

  王丽雅的性格有些含蓄,虽然内心火热,不过却不会轻易表露出来。

  但是杨宁宁却是大大咧咧,有啥说啥的直爽性格,这样的主动和王丽雅比起来又别有一番味道。

  我心里都有些期待和她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了,想想都有些刺激啊。

  随后满意的杨宁宁又和王丽雅闲聊起来,无非就是女人之间的那些八卦,没多久,杨宁宁就准备离开了…“丽雅,我今天就先走咯。

  ”杨宁宁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王丽雅听到杨宁宁要走,脸色一喜,随即又装出一副舍不得的样子。

  “这么快就走了吗?再陪我聊会儿吧。

  ”那样子,要不是我知道隐情,还真以为她舍不得杨宁宁走呢。

  “哎呀,以后有的是机会嘛,我等会儿还约了人吃饭呢。

  ”“好吧,有空打电话啊。

  ”王丽雅恋恋不舍。

  “知道啦。

  ”杨宁宁一脸的无奈,随后转过头来对着我说到:“胡师傅,我先走了,可别忘了明天的约定哦。

  ”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她,随后我和王丽雅目送着杨宁宁离开了。

  “看够了没!”还没等我收回目光,突然一声娇喝,吓了我一跳。

  说话的除了打翻了醋坛子的王丽雅还能有谁。

  “呵呵,看够了看够了。

  ”我连忙收回眼光,赔着笑说到。

  “哼,果然是老不正经的,一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

  ”王丽雅的表情有些不太高兴,狠狠的看着我。

  “胡说,我可没看她,况且她哪里有小雅你好看啊。

  ”我当即义正言辞的说到。

  小女生都喜欢甜言蜜语,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王丽雅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不过还是假装生气的说到:“哼,没我好看,那你还一直盯着人家看,还聊得火热呢。

  ”“那还不是为了早点打发她走嘛。

  ”我一边说着,一边靠近王丽雅,握住了她的小手。

  “小雅,现在没人了,我们…是不是…”王丽雅本想挣开我的手,不过一听到我的话,脸上又微红起来,身体也是一软。

  我顺势一搂,就将她搂进了我的怀里。

  跌进我怀里,王丽雅也是娇羞不已,将脸埋了下去不敢正视我。

  “小雅…”我也埋下头去,轻轻在她耳边叫着她的名字。

  王丽雅浑身一颤,随即脸色通红,连脖子和耳朵都是红了起来。

  正当我的大手悄悄摸上来的时候。

  (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不要…”王丽雅突然使劲推开了我,一脸娇羞的退开了几步。

  “怎么了小雅?”王丽雅脸上有些纠结又有些害羞,眼睛往四周看了看。

  “这…这里不好…不要。

  ”我跟着王丽雅的目光环视了一圈,才明白她的意思。

  确实,现在的新房里乱七八糟,到处都是装修材料,脏兮兮的。

  刚刚是因为王丽雅迷了情,才没有拒绝我的邀请,但是现在她可是清醒了很多。

  这种事情,自然还是希望环境好一点的。

  想到这里我就来气,心里对杨宁宁是又恨又喜,心里暗暗说到:“别给我逮到机会,我可得好好算算今天的账!”不过王丽雅说的是这里不好,却没有明确的拒绝我,可见我还是有机会的,就是只能等下次了。

  虽然有些失望,不过现在王丽雅不愿意,那我肯定也不可能强求她。

  王丽雅估计也是看到我有些不高兴了,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随即猛的在我的老脸上来了个蜻蜓点水!随即趁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我摸了摸老脸,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年轻小姑娘,真好…此时也差不多快天黑了,看了看表已经六点了,我也该下班了。

  更何况,王丽雅都走了,我留下来加班也没什么意思了,随后收拾好东西,骑上我的小马达回到了家里。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都是王丽雅的身影,她那嫩滑的皮肤,又白又直的大长腿,还有汹涌的波涛,一个个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6619.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3048.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5903.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5940.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7762.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4182.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6579.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b.aspx?7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