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男 男 自慰,新手必看

只见王丽已经脱掉了上衣,只穿着一条红色丁字裤……而她那比张淑芬还要丰满的胸部,此时正全然暴露在老马的眼前,老马看得有些受不了了。

  所谓欲速则不达,老马虽然心里波澜万状,但表面却是风平浪静。

  毕竟他是个“瞎子”,总不能瞪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王丽的身体看。

  长期的装瞎生活他也已炉火纯青,一边摸索着向前走,眼光却在王丽的身上肆意地掠夺着。

  这时,王丽躺在那按摩床上,慢条斯理地说道:“老马,你怎么这么久才进来啊,是不是在外面跟张淑芬谈恋爱去了啊?”老马心里一惊,表面上却是憨厚地答道:“你说什么呢,张女士是客人,我们怎么会谈恋爱呢?再说,张女士那么年轻漂亮性感,又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瞎子呢?”老马嘴里说着,手上却是装作不经意地往王丽的那个地方摸去。

  王丽一把就抓住了老马的手,说道:“马师傅,你这手往哪摸呢!”老马连忙装作一副不小心的模样,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摸到你哪里了?”王丽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把扔掉老马的手,说道:“我说老马,你真的是瞎子吗?你不会是在这里面装瞎,然(妈妈啊啊啊啊)后占女人便宜的吧?”老马顿时慌的一比,难道王丽看出了什么端倪?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自己依然光着上身坦然地躺在那里,确实是个作风大胆风骚的女人。

  但是老马觉得她才第一次来,不可能看出什么来,装作十分镇定地说道:“王女士,你说什么呢?我这个瞎子,可是经过国家伤残鉴定的,只差没颁证书了。

  ”王丽一听,便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哈……老马,想不到你还挺幽默的嘛!但是,你要是个瞎子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张淑芬年轻漂亮性感?”老马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张淑芬说的他不瞎是因为这个,这就好解释了。

  他连忙说道:“王女士,我也不是天生瞎子,这什么样的女人,说话声音什么样的,我也是能听得出个八九不离十的。

  这张女士说话声音好听,娇嫩温柔的,这肯定是个美女嘛,而且还很年轻嘛。

  再说了,我经常给她按摩,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感受得她她的皮肤身材嘛。

  还有,我听我们店子里的同事也说过啊,说张女士年轻漂亮着呢。

  ”王丽一听,这老马倒是说得有理,便说道:“好吧,那你听我的声音,觉得我长得怎么样呢?”老马自然知道,这女人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连忙说道:“王女士,我听你的声音,活泼欢快,娇嫩明亮,不用说,肯定也是个顶呱呱的美女!”王丽顿时乐得合不拢嘴,说道:“算你嘴甜。

  好了,不多说了,我听说你胸部按摩很有一套,你帮我按按,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

  ”老马装作一脸茫然地说道:“王女士,胸部按摩我是会点,但有没有效我也不敢保证,而且,这胸部按摩还要把衣服脱掉,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这样太不好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废什么话,我叫你摸的,你怕什么。

  ”王丽直接说道。

  “那……那好吧,那你先把衣服脱掉吧。

  ”老马装傻道。

  王丽一听,直接抓着老马的手,往她的胸部上一放。

  顿时,老马的手中的感觉,让他不由得虎躯一震,简直太大了。

  “老马,你说,我脱了衣服没有?”王丽风骚地说道。

  老马下面已经是抬起了头,连忙说道:“脱了,脱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按摩吧。

  ”老马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王丽真是开放啊,跟张淑芬比起来,简直就是完全两种性格。

  想那日给张淑芬胸部按摩的时候,自己可是连哄带骗,才让她答应自己摸她。

  这王丽倒好,根本不用自己动员就抓着自己的手去摸。

  感叹一番后,老马的手便抓着王丽的那两个揉搓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王丽还真是有料,老马手中舒服,忍不住说道:“王女士,你的胸……真大……”王丽听了十分受用,有些得意地说道:“是吗?你按摩没按过这么大的吗?”老马知道女人喜欢听好话,立马说道:“我哪按过这么大的啊,王女士,在所有的我按过的女客人当中,你的是最大的。

  ”王丽更高兴了,“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按按,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效果的话,我为你是问!”“王女士,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按的。

  ”老马说着,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来。

  这王丽在老马的大手的揉搓之下,竟然慢慢开始叫唤起来。

  她这一叫不要紧,那声音,弄得老马更加受不了了,下身起了反应。

  按摩床比较矮的,老马也不避讳,他就是要让王丽看到。

  如他所愿,王丽很快便转过头来了,一下子便看见了老马那处。

  “哇,老马,你不是吧,你这里这么大啊。

  ”王丽确实开放,直接便惊奇地直抒胸臆。

  老马心里暗喜,表面却装作有点窘迫地说道:“我……这……你说你的胸这么大,我在帮你按着,我哪能没有反应呢?”王丽咯咯地笑了起来,直接伸出手捉住了老马那里,惊奇地说道:“哇,老马,你这?这要是女人,肯定受不了了的。

  ”

夏宇屏住了呼吸,偷偷的眯开眼睛一看,没想到,方雯竟然连她自己衣服也脱了,然后一只手扶着他那里,正在缓缓地坐下去……如此紧要关头,夏宇再也忍不下去了,赶忙开口制止道:“方……方医生,你干啥呢?”“啊!”显然夏宇的突然开口也吓了方雯一跳,本来就是紧张的时候,事先也没想过他会突然醒过来,但好在方雯有个大心脏,面对夏宇的发问也还是没事人一样回道:“没……没干啥,就是我睡不着了,过来看看你睡着了没有!”这时候夏宇也不会拆穿她,于是故意装傻道:“哦,哦,我都睡着了!”夏宇的话让方雯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又试探性的开口问道:“睡着了就好,对了大傻啊,你刚才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啥啊?我刚才不是睡着了吗?啥也没看见啊!”他赶紧摇头道。

  方雯和吴有德之间的事,在夏宇看来可是一个重要的把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准备拿出来。

  “呵呵,那就好!”方雯放心的呵呵一笑,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方医生,这大晚上的,你咋不穿衣服啊?”夏宇死死的盯着方雯胸前的两团雪白,傻里傻气的开口问道。

  真没想到,这方雯虽然是个年过三十的少妇了,但身材却是绝对的极品,而且全身肌肤光滑白皙,更别提之前夏宇看到的那个部位了,简直是人间尤物。

  面对他赤裸裸的目光,再想到自己之前想做的事情,方雯满脸尴尬的说道:“我这……有点热了,我正准备去洗个澡呢,你继续睡吧!”说完,她急忙拿上了衣服,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呼!”看着方雯离开的背影,夏宇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再待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把持得住,反正这会他已经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当然随着她的离去,心中总是不免有点小失落,要是刚才自己继续装睡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真正体验到当男人的滋味了!方雯离开后,夏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始终睡不着,心中的不甘一直折腾的他直到半夜,才终于沉沉的睡去…………几天后。

  在诊所待了这么长时间的夏宇,身上的伤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可惜的是这么多天了,他却在也没有那天晚上的眼福了,毕竟方雯和村长吴有德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所以做那事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小心谨慎。

  这天下午,他正闲的无聊躺在病床上发愣的时候,没想到,盼盼姐的身影却急急忙忙的走进了诊所。

  “盼盼姐,你来了啊!”夏宇笑着开口打了一个招呼道,他还以为盼盼是来找自己的。

  “嗯!”盼盼应了一声,朝诊所里面看了一眼,忽然对他问道:“大傻,方医生在么?”“刚才还在呢,估计是上厕所去了吧,咋啦盼盼姐?”原来是来找方雯的,不过盼盼姐这是生病了吗?这让夏宇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我有点事情想要找她。

  ”盼盼脸色微红,小声的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便看见方雯擦着手从诊所后院走了出来,看到盼盼便问道:“盼盼,你来找我啊,有什么事吗?”“方,方医生,我那里有点不舒服,想让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盼盼见状,忙上前说道。

  “哪里不舒服啊?都是女人,你怕什么,直说就行了。

  ”方雯今天穿着白大褂,两只手揣在兜里,听见盼盼有些扭捏,便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道。

  “胸,我这胸有点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盼盼犹豫了一下,才咬着嘴唇说道。

  “这样啊,那你去那边的床上躺着把衣服脱了吧,我帮你看下。

  ”方雯想了想,指了指夏宇旁边的病床,对盼盼说道。

  “好,好的。

  ”虽然她有些害羞,但还是照着方雯说的做了,不过只脱了外面的衣服,还穿着一件内衣。

  一旁的夏宇看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眼福。

  诊所里面一共只有两张床,夏宇占了一张,盼盼既然要让方雯给她瞧病,肯定只有睡他旁边的那张病床了,这不就意味着,待会夏宇可以大饱眼福了?要知道,撩起来看跟完全脱光了那可是两个概念!方雯关上诊所的大门,走过来看到盼盼的样子后,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盼盼,你不把里面的那件脱了,我怎么帮你瞧病?”“啊?里面的这件也要脱么?”盼盼愣了一下,满脸羞涩的说道:“可是,大傻还在呢……”“他是个傻子,有什么好怕的?快点吧,要不然待会来人了!”“好,好吧。

  ”盼盼闻言,犹豫了一下,缓缓解开了内衣扣子……很快,她便脱掉了内衣,光着身子躺在了病床上。

  不得不说,盼盼姐的身材真的很好,肌肤就像是牛奶一般雪白细腻,那两团饱满又大又挺,一点也看不出来像是刚刚生了孩子的样子。

  夏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的有些失神了。

  不得不承认,盼盼姐的那两团,在他所认识的女人中,绝对可以排到第一,浑圆挺拔,比例完美!要是以后谁能成为她的男人,恐怕真恨不得天天将脑袋埋进那两座山峰里,死也不出来吧!这时候,方雯戴着白手套低下头仔细的给盼盼检查了一遍后,才凝声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普通的涨奶而已,正常现象。

  ”“那方医生我应该怎么办呢?要不要开点药啊?”盼盼捂着胸口,小脸微红的问道。

  “不用吃药,而且你现在正在哺乳期,吃药对孩子也不好。

  ”方雯脱了白手套,想了想,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样吧,我待会用中医的手法给你按摩一下,疏通一下胸部的经络,可以缓解疼痛。

  ”“好的,那麻烦你了苏医生。

  ”盼盼点头道。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方雯笑了笑,然后便转身去洗手消毒去了。

  过了一会,她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张毛巾还有一瓶精油,稍作安抚了盼盼一番后,便开始用手给她按摩了起来。

  看着那两团饱满在方雯的手中不停的变幻着形状,夏宇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心中不免有些羡慕,真恨不得自己变成那一双手,能去给盼盼姐按摩!而这时,又听见方雯开口对盼盼姐说道:“盼盼,我这个按摩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你那里痛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你的那个太多了,孩子吃不完,所以才会胀痛,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得想办法把多余的那个排出来。

  ”“啊?方医生,这个要怎么排啊?”盼盼闻言,顿时急了。

  “这个……当然是找男人给你吸出来啊!”方雯给出了解决方法,盼盼却还是很慌张。

  “可,可是我没有男人……”说到这里,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怎么可能,那你的孩子?”方雯闻言满脸惊讶。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方医生你别问了好么。

  ”盼盼咬着嘴唇说道。

  “好吧,我不问了,不过我刚才跟你说的,希望你能放在心上,你这个问题光靠按摩,肯定是不行的。

  ”方雯无意探究到底,平静的说道。

  “嗯,知道了。

  ”盼盼应了一声,扭过头偷偷地打量了夏宇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夏宇听着盼盼和方雯两人的对话,也有点好奇,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为什么盼盼姐一直不愿意提起他?正想着,这时,方雯手上的按摩速度越来越快了,盼盼的脸也越来越红,嘴里竟然还发出轻轻的低吟声。

  而夏宇则死死的盯着那诱人的风光,一刻也不肯转移视线。

  嗯……”就在这时,盼盼忽然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声音。

  紧接着,两道白线就喷了出来。

  “好了,里面淤积的我已经用手帮你排出来,感觉怎么样?”方雯用毛巾擦了擦手道。

  “好,好多了……”盼盼一张俏脸简直红的快要滴血一般,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似得。

  夏宇本来就有些躁动不安,看到这一幕后,身体更加像是火烧一样,几乎快要忍不住冲上去了。

  幸好,按摩终于结束了。

  (啊啊……)盼盼也穿上衣服,给了钱,害羞的连招呼也没有跟他打一个,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看着慧慧的背影,夏宇回想起刚才看见的一幕,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而方雯看到他失神的样子,笑着开口说道:“大傻,你发什么傻呢?难不成你也想要按摩一下么?”“按摩是啥啊?”夏宇心中一动,装傻充愣着问道。

  “按摩啊,按摩就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你想不想试试?”方雯低垂着眼帘,偷偷看了一眼他高高顶起的位置,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唇,娇笑着问道。

  “想!可……可是我又没有盼盼姐的大白馒头,咋按呀?”夏宇继续装傻道。

  “呵呵,真是个大傻子!按摩又不是只能按那里,还可以按别的地方啊!”方雯呵呵一笑,想了想,看着夏宇说道:“这样吧,反正我今天也闲着无聊,顺便帮你也按按吧。

  ”“好啊好啊!我看盼盼姐都快舒坦死了,我也要做这个!”夏宇兴奋的说道。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我按摩一次,可是要一百块钱呢,你身上有钱么?没钱我可不会给你按。

  ”正当夏宇以为能立马享受到她的服务时,方雯突然收起了笑容,正色道。

  卧槽!按一下一百块钱?这也太黑了吧?真把老子当傻子了啊!夏宇在心中吐槽,有这钱他去卖点好吃的,它不香吗?不过,心中这么想,但看着方雯那白嫩纤细的小手,再念及这双手之前还给心爱的盼盼姐按摩了那里,这要是体验到的话,那就是双重快感刺激了。

  面临着巨大诱惑的夏宇咬咬牙,最终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有些肉痛的说道:“我没这么多钱了,就这些,能给我按不?”“算了算了,看你是个傻子,就给你打个五折吧!”方雯接过钞票,说道:“把你的衣服都脱了吧,我去洗个手,然后就来给你按。

  ”“好嘞!”夏宇一听,迫不及待的便扒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裤子,然后在病床上躺好了。

  很快,就听见诊所卫生间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洗手的声音,还有换衣服的声音。

  “方医生,还没好么?”等一会儿后,还不见她出来,夏宇便有些忍不住的问道。

  “来了来了,急什么!”方雯应了一声,随后便走了出来。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她身上的那件白大褂已经换成了那天晚上夏宇看见她穿过的那件护士装了,而且看下面空空荡荡的,一看就知道什么也没穿!这让夏宇顿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搞不明白她想干啥了。

  方雯长的本来就十分漂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少妇的味道,此刻再换上了这么一身惹火的护士装,让夏宇顿时看的是目瞪口呆,下意识的直起身子道:“方……方医生,你换这衣服干啥啊?”“给你按的地方不一样,换身衣服方便发挥。

  ”方雯一双水汪汪的美眸看着他,好像要勾走他的魂一样,只见她妩媚一笑,娇声说道:“快躺好吧,我要给你按摩了……”“哦哦,好嘞!”这种时候哪还有什么废话,听到她的话之后,夏宇应了一声就连忙躺下了。

  说实话,按摩这种事情,夏宇以前只在电视电影里面见过,自己却还没有尝试过,以前上学的时候,倒是听那些混子学生说过,据他们说去一次按摩店,能把人舒坦死。

  他也一直寻思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去体验一回,没想到,今天终于能得偿所愿了。

  “方……方医生,你要先给我按哪里啊?”平躺下后,夏宇有些激动的看着方雯问道。

  “别紧张嘛,我先帮你放松一下!”方雯微微一笑,说完,直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分开两条大长腿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伸出小手便开始给他按摩了起来。

  一双小手从夏宇的胸口一路向下,慢慢的按到了小腹的位置,每按一下就想有魔力的样子,刺激的他瞬间起了反应。

  “方医生,你,你这是干啥啊……”夏宇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的说道。

  “傻瓜,当然是在给你按摩啊,你这里还有几处淤血没有散去,我帮你按一下,有利于活血散瘀。

  ”方雯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道。

  只不过,在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夏宇高高隆起的位置,一脸非常渴望的神色。

  

我的心像擂鼓一样“咚咚”的跳着,手脚冰凉,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他该不会一个晚上没睡,在我起床之后就跟着起床了吧,那我要怎么回答他我出去干嘛去了?果然他看到我之后,不带任何情绪的问了我一句:“小茜,这么早就出了一趟门?”我睡不着,所以想出去吹吹风,最近的烦心事太多,说着我还装作一脸愁容的样子。

  他脸上狐疑的表情收了起来,表情也柔和了许多:“唉,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啊,别老是一个人扛着,会憋出病的。

  ”我走进了客厅,坐到了他的身旁,依偎在他的身旁:“没什么,就是学校里面学生的问题,你这么忙,我不想让你太糟心了。

  ”张程感动的将我拥进了他的怀中:“小茜,你真贴心。

  ”看着他望着我的目光,我心里难受极了,一旦撒了第一个慌,后面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话去圆。

  和张程吃完早饭之后,我就收拾东西去学校了。

  我刚到办公室坐下,我就收到了张程给我发过来的一条短信,上面是一束鲜花和一串项链,配文是:“老婆辛苦了,(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过来一趟嘛。

  ”我知道这是张程为了讨我开心而故意特意准备的,可我却没觉得高兴,更多的是内疚和羞愧,如果他对我坏一点,也许我的良心还能过得去。

  走着走着我就已经到了孙涛办公室的门口。

  我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举起手准备敲门,门却自己开了。

  韩雪温柔随和的脸出现在了门里,女人身上的味道不止伴随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还有一股男女之间苟且的味道。

  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被孙涛叫去了办公室,并且两个人一看就发生了什么,我的心乱极了,不知道她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就是为了跟我试试。

  她微笑着若有所思的望着我,眼里带着的闪光让我立马躲开了视线。

  “王老师早啊,快进去吧,孙主任等着你呢。

  ”我匆忙的低下了头,走了进去,不敢回应她,心跳得越快又乱。

  孙涛正坐在办公室中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刚才他们两人的战场。

  他抬头看见我来了,立马带着邪笑走了上来,想要一把把我抱进怀里,我有些别扭的推开了男人,闪身躲到了一边。

  “怎么了我的宝贝,看见我和韩老师那样,吃醋了?”我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孙主任,我昨天在短信里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已经帮你说服了韩老师,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我的话说得十分没有骨气,空气中男人和女人颓靡的气息还漂荡着,我的思绪乱极了,胡思乱想着呼吸间的温度都变高了几分。

  孙涛十分会把握分寸,走到我身后,一把将我搂进怀中,熟练的将两只手放进我的衣服里四处游走着,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一边努力的闻着我身上的气味。

  明明他才刚刚跟韩雪做完那种事情,可他的下身已经重新坚硬了起来,狠狠的抵在我的臀沟之间,我的心抖颤着,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

  他的大手一点点的向下移动,在我的丛林之中肆意探索,我闭上眼睛,捏紧了自己的衣角,身体也不自觉地开始往男人的身上靠去。

  不对!我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拧着眉头望着他,严肃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

  ”孙涛没有恼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悠闲的说:“怎么下去?你该不会这么天真,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吧,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休想挣脱我!”男人话因刚落就像一只野兽一样将我按在了墙壁上,他伸出他的舌头兴奋的舔着我的脸,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这副浪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论让我难堪极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当成了外面那种随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给钱都可以乱上。

  我拼命的挣扎,甚至连美甲都弄断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被压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刘娟的声音在门口想起。

  孙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经玩腻了刘娟,可是很明显刘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打开门后,刘娟看见办公室里站着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心里开心得很,连忙趁着这个空挡跑了出去。

  孙涛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别走,我哪里敢停下来,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开得大大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办,看样子孙涛并不准备放过我,并且好像一直纠缠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挣脱得了他的掌控!这样被人逼迫却又毫无办法的感觉让我窒息,我必须想办法停止这一切,不然按照孙涛这个样子,说不定哪天就会让张程发现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说什么都晚了!我的电话不时的响起,上面不是孙涛给我发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来的电话,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这样苍白难受的样子都纷纷关心我,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摇头说不是,就是有点累了。

  我在学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这里坐着我就觉得孙涛随时都有可能来找我的麻烦,所以干脆请了几天的假躲在家里。

  我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拧着眉头望着他,严肃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

  ”孙涛没有恼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悠闲的说:“怎么下去?你该不会这么天真,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吧,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休想挣脱我!”男人话因刚落就像一只野兽一样将我按在了墙壁上,他伸出他的舌头兴奋的舔着我的脸,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这副浪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论让我难堪极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当成了外面那种随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给钱都可以乱上。

  我拼命的挣扎,甚至连美甲都弄断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被压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刘娟的声音在门口想起。

  孙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经玩腻了刘娟,可是很明显刘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打开门后,刘娟看见办公室里站着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心里开心得很,连忙趁着这个空挡跑了出去。

  孙涛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别走,我哪里敢停下来,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开得大大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办,看样子孙涛并不准备放过我,并且好像一直纠缠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挣脱得了他的掌控!这样被人逼迫却又毫无办法的感觉让我窒息,我必须想办法停止这一切,不然按照孙涛这个样子,说不定哪天就会让张程发现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说什么都晚了!我的电话不时的响起,上面不是孙涛给我发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来的电话,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这样苍白难受的样子都纷纷关心我,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摇头说不是,就是有点累了。

  我在学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这里坐着我就觉得孙涛随时都有可能来找我的麻烦,所以干脆请了几天的假躲在家里。

  女人身上带着我幽香让我迷乱的神经清醒了一些。

  韩雪微乱的头和脸上带着的五个红印告诉我,刚才她一定被谁欺负过了。

  她一看见我眼眶就红了,我赶紧让她进来,谁知一说话我的嗓音显得十分沙哑,一听就是意乱情迷后的声音,我赶紧红着脸清了清嗓子。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6011.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7229.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7346.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3414.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3201.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1983.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920.html

https://www.customizesiliconewristbands.top/twa.aspx?6496.html